欢迎访问青少年航天科学院!
你当前的位置:首页-通知公告

“航天热”带动中国少年“飞天梦”

编辑:未知 时间:2013-10-18 来源:未知

  如果问11岁男孩的梦想是什么,答案可能千奇百怪。福建少年刘畅告诉记者:“长大后要成为一名航天科学家。”


  刘畅扶着比他还高的火箭发射架,同伴调式完毕就远远离开。“3、2、1,发射……”他仰着头,捕捉火箭升空后的每一个瞬间。


  为期三天的第十五届“飞向北京—飞向太空”中国青少年航空航天模型教育竞赛总决赛(简称“飞北赛”)正在海口角逐,来自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1000余名小选手在此放飞梦想。


  本届比赛共设“仿真纸飞机直线距离赛”、“弹射飞机竞时赛”、“火箭伞降留空计时赛”、“火箭助推滑翔机竞时赛”、“火箭柔性翼滑翔机留空计时赛”等20余个项目,基本涵盖现阶段中国青少年主要参与的航模种类。


  由于年龄原因刘畅只参加飞机项目,不过对于航空航天,他有最直观的感受:“神舟飞船的太空讲课非常有意思,很神奇!”


  中国近年来的航天成就推动航模运动的发展,特别是神舟载人航天、“天宫一号”等项目的成功更吸引着大批青少年,成为航模拥趸。


  “孩子与生俱来的航天梦想加上举世瞩目的航天成就,带动了校园的‘航天热’。”赛会竞时裁判长钟智明说,制作航天模型就是动手和动脑相结合的过程。


  “别看箭体小,但科技含量很高。”甘肃队的高二学生朱彦霖带着发射台参加“嫦娥一号”火箭柔性翼滑翔机留空计时赛,这个项目需要选手亲自组装火箭,设计发射装置,利用火箭将滑翔机送上高空,以在空中飞行时间计算成绩。


  组装台前,朱彦霖熟练地运用工具将箭体拼装,为保证火箭垂直起飞,他自己设计制作了发射台。“发射装置由普通三脚架和自制发射架组成,我做了一个假期。”


  朱彦霖两次试射最好成绩是20秒57,“成绩并不理想,我个人的最好成绩是57秒。”他分析说,火箭质量问题和飞机柔性翼制作调试失误,以及天气原因影响了发挥,“没有调试就直接使用了数据造成差错。航天就是这样,有一点问题就和预期完全不同。”


  新疆队的吴宗轩和肖元奇组队参加“神鹰”火箭助推滑翔机竞时赛。肖元奇介绍说,这项比赛要根据风向风速调整发射状态,“要有基本的流体力学、机械学和电学知识。”吴宗轩说,航模运动要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,在思考的同时锻炼动手能力。


  展翅飞扬是每个航天爱好者的追求。“玩航模需要动力、能力、耐力和储备知识,还要能够承受失败。”朱彦霖装着“飞天梦”:“我想从事航空航天专业,只要有机会,不管环境多艰苦我都会去。”


  吴宗轩和肖元奇明年将参加高考,二人立志报考航空航天大学,学习飞行器设计和无线电专业,他们梦想着从制作模型到研究设计航天器,在那里一试身手。